荣耀属于你们。杂食类/偶尔会放放COSww
WB搜羽梨就好,最爱船梨精!可以亲切地叫我梨子!biu~

【韩叶】十年


 

这个就是听云呆的歌而突发的脑洞,所以特地附上w

【十年之间说不完的话就用下个十年慢慢说吧。】

终于撸出了韩叶!!!开心!!!!!



十年。

 

请问叶修这个心脏组之首的人说出几个会让他猜不透的?

“猜不透的?嗯……先让我在抽根烟啊,最近快憋死了。”

“诶!我口袋打火机呢!啧,老板真是的……”

“女人!我最猜不透的是女人!哦哟,老板,你别吼啊,这个是录音笔啊,多伤形象。”

“哦哦,谢谢啊小常还是你机灵!有出息,嗯?你说这个太笼统了,说出来会得罪人?行了,我得罪的人还少吗……也对,这个不太好,哦,那行我再说一个,恩恩,你记着。”

“我最猜不透的人,嗯,韩文清。”

“手怎么抖得这么厉害?小常没事吧,我开玩笑吗?嗯?我像开玩笑?行,那我严肃的再说一遍。”

“韩文清,老子最猜不透的人就是你,猜不透!”

 

常先还没有下班,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份稿子。

“叶神啊!!!!!!!!”

常先在无人的办公室嗷嗷地乱叫着。

主要事情呢就是老板给了他一个艰巨的任务,意思就是让常先去采访下叶修,尽量挖出叶修大神背后的故事解剖他内心的独白。

“解剖给屁啊!他快把我解剖了!叶修大神一定是在逗我玩呢!我还要把这逗我玩的写上去,逗呢!”

常先非常后悔问出那种愚蠢的问题,但是要解剖叶修内心,解读他的内心,尼玛不就是要问这种问题嘛!!!!!

“小常啊,我最后一句原话一定要写上去,不然你以后别想采访到我了。”

“我认真的啊,你看我真诚地眼神,你看看,哟,废物点心你冷哼什么!”

常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从二楼楼梯上滚下去。

叶神啊,你拿你那伞抽死我得了。

常先就这样双手放在键盘上一个字都没打,整个人就和灵魂出窍一样盯着电脑看。

别了,我最热爱的职业,我违背了良心。

常先在打完整篇稿子的时候悲伤地想到。

 

兴欣网吧。

‘砰’!

陈果一脚踹开了兴欣训练室的大门。

“哟,老板你这气势汹汹的,杀人呐。”

魏琛头从电脑这里谈出来。

“你别烦老魏,我说叶修你看了吗!”

“最新电竞之家啊。”

“什么!你知道啊!不对!这刚出来的啊,你怎么可能知道!我说……”

“老板,喝水吧。”

“谢啦,小乔。”

陈果笑着接过乔一帆的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我说,叶修你去哪!”

刚想拉着叶修问个明白,却见叶修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去了。

“解放一下。”

扔下这句就头也没回的出门了。

“果果到底什么事啊。”

唐柔眼见陈果好像要爆发了赶紧上来问道。

“唉,没什么,就是你们还记得叶修上次回答人家小常的那次吗?”

“记得记得,老叶霸气啊,敢直接说韩文清的名字啧啧啧。”

方锐立马接口道,他们能忘嘛,叶修最后还指着人家记者说别改他说的那句话,唉,方锐非常同情这位记者。

“我觉得老大说的没什么问题嘛。”

“包子你这个叫包庇!你老大说什么你都觉得对,老叶也是,这话说出来不是要把霸图那边翻了天啦!”

老魏非常期待的想看看霸图那边会用什么表情看这篇报道。

“然后呢?估计小常不会这样照搬的把叶修的话写下来吧。”

苏沐橙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唉,我好累,你们自己拿去看吧。”

陈果一下子没了什么脾气,把杂志递给了最近的乔一帆。

“看看看看!”

魏琛刚叫嚷着呢,却看几个人都围到乔一帆周围了,一看,嘿,还没自己的位置了。

无奈魏琛只好朝天大叫你们年轻人不干正事就爱八卦,当然没人理就是了。

“哟,不愧是记者啊,写的真是……”

方锐在那里看的啧啧称奇,引得魏琛更加心痒。

“行了,方锐念出来!”

“哟,不是不干正事吗?”

“我一直有颗年轻的心!”

魏琛正色道。

方锐不和没下限的人说垃圾话,开口道。

“这记者把老叶的词改了改。”

我最捉摸不透的人就是韩文清。

这话题变成了这样,并且整篇文章似乎也只是洋溢了一种对对手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是当时在场的他们都知道,叶修其实在做采访的时候透露出了一种气愤地感觉。

是的,气愤,至于为什么气愤,没人能说出个理所当然来。

“我?我也不知道。”

被问到的苏沐橙摇了摇头。

“其实对我们来说,他才是最猜不透的人吧,韩文清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呵呵。”

苏沐橙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两个笨蛋。”

这样说完苏沐橙就拿出了瓜子开始嗑起来。

大家觉得估计问,这苏沐橙也不会说出什么,于是互相看了看就坐回位子。

陈果叹了口气,他觉得估计这个只有叶修自己解决处理了,他虽然看上去懒洋洋地但是还是挺可靠的,不过,陈果总觉得叶修自己也解决不了了?

唉,私事还是不过问吧。

毕竟快过年了,也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准备的嘛~

陈果看了一眼那个空着的位子起身干活去了。

 

叶修当然知道他说出这个话的时候常先最后的稿子也不会这样写。

虽然他挺希望常先能写出来,他想让韩文清看到。

十年,这个数字说出来总是让人能想到很多事。

但是叶修就两个字,荣耀。

模糊地,清晰地,但就是两个字,荣耀。

而荣耀过后呢,大概就是韩文清了,但是荣耀里面也有韩文清啊,这话韩文清不知道就是了。

“你这个家伙,你荣耀就是第一位吧?”

“哼,你不也是,我这个十年对手估计都排不上号吧!”

“你憋屈什么,我大概也没排上什么号吧。”

“哟,老韩你这是在向我撒娇吗?我错了,是我冷落你了。”

“叶修!”

叶修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捉弄韩文清,看着韩文清这张鬼见愁的脸因为他的两句话就脸红,他就非常的愉悦,这个表情只有他看得到,谁都没有看到过。

“别抽了,叶修。”

韩文清在看到叶修又习惯地拿出烟想抽后直皱眉。

“老韩,我大老远来见你,你不会做出不让我抽烟这么残忍的事吧。”

“叶修,你就不会戒烟,你这样始终……”

叶修没等韩文清说完就制止了。

“戒不掉。”

韩文清愣了愣,脱口就说了句。

“那如果我说为了我?”

说完他就后悔了,但还是想知道叶修有什么反应。十年了,在这十年里,他也算理清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了,但是他不知道叶修对他什么感情,他俩现在大概就是朋友,十年的朋友……但韩文清当然不满足朋友,只是简单地朋友,太简单了。可是一向喜欢勇往直前的他在看到叶修后突然就不敢勇往直前了。

面对叶修会勇往直前的只有大漠孤烟,以前是一叶知秋现在是君莫笑,他身后的叶秋或者叶修他所能选择的只能是当个朋友,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当个胆小鬼。

估计说出去会吓死一群人吧,韩文清自嘲地想着。

“为了你?老韩,你老糊涂了?凭什么?你说个理由给我听听。”

叶修还是不咸不淡地说着,点燃地烟此时也充斥着房间。

韩文清皱眉,冒出地烟圈似乎都遮住了叶修的面容,他什么表情他都看不清,不过凭什么?

是啊,他凭什么,凭……

“凭我……是你的朋友。”

韩文清嘴里的话九转十八弯也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还没等韩文清这边想呢,叶修那边却‘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哈哈哈哈,不愧是永远一如既往的韩文清!”

韩文清没想到叶修还是这个反应,他怔了怔,却突然心慌了起来。

不,不对,叶修,我们重读游戏重新来一局?

虽然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这样大笑起来,但非常准确的直觉却告诉韩文清他这次肯定说错话了,为什么?难道他于叶修连朋友都不是了?

“叶修……你什么意思?”

韩文清虽然心下乱着,但是他表情还是一副你欠他钱的表情,没办法,他就是这样了。

“我的意思是!韩文清,哥不陪你玩了!你自己跟自己玩去吧!”

说完叶修就大步往门口走去,韩文清立即起身拉住叶修。

“叶修!把话说清楚!”

瘦,太瘦了,韩文清这是第一次直接感触叶修的手,第一反应就是瘦。

他难道不会多吃点?看来兴欣的伙食不是很好啊,不,一定是这个家伙不懂得照顾自己。

“韩文清,你丫的抓我手就是要发呆啊,你转行去看手相了啊!”

叶修原本以为韩文清拉着他会说什么,敢情好,发起呆来了。

他胸闷啊,他觉得他大老远跑来看韩文清想着总能得个什么结果吧,结果呢?结果就是这个家伙没头没脑的还是不肯承认!难道是他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不该把自己的感情全部仍在这个家伙身上?

叶修觉得他愧对心脏组成员这个称号,他决定回家他就退群。

“我不放,你这家伙没头没脑的说些什么!”

没想到他韩文清到准备和他纠结起来了。

叶修回身,没有抽出被抓住的右手而是将左手也附在韩文清抓着他的时候上,用力的握住。

“老韩,十年了,认识你很高兴,但是十年够了,朋友够了。”

“叶修……?”

韩文清看着眼前说这话的叶修突然觉得他好遥远,难道这是因为自己?

刚想说什么,腹部就受到一击。

叶修竟然抬脚就给他了一击?!

“韩文清,就这样吧。”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冲出门了,似乎还听到门口有张佳乐的声音。

“老叶!现在晚上啊!你去哪里啊!”

“张二乐!肯定是因为你这个家伙在传染笨蛋细胞的缘故!”

“卧槽!!!你别走叶修!把话说清楚!”

“哥走了!不陪你们玩了!”

“叶修!你丫回来!!你……新杰?”

“算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回去睡觉吧。”

“啊?”

张佳乐看了眼张新杰有探头看了眼捂着肚子在深思什么的韩文清。

“那啥?难道我就是那个躺着也中枪的人?”

“嗯。”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说道。

“我说,老韩啊,你竟然能然叶修生这么大的气,不愧是你啊。”

张佳乐大概想了想觉得无非就是韩文清玩不过心脏组的叶修,然后心脏组的叶修觉得自己这嘲讽技能竟然没在韩文清身上起效果一怒之下愤然出门!

“不对。”

张新杰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想法。

“啧,不愧是一个组的。”

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具体什么事那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他也插不上嘴啊。

于是张佳乐决定听从张新杰的建议,回房睡觉。

待张佳乐走后,张新杰无奈地叹一口气。

他也是在韩文清身边站了七年多的人,所以他也猜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也没想到韩文清会搞得这么糟糕,原本以为看到叶修神神气气地跑过来这事大概就这么成了,不过看来叶修在面对这种事前也是束手无策。

其实他也束手无策,这感情的事估计放到荣耀里面谁都是糊里糊涂的。

张新杰看了一眼手表,想了想,回头对韩文清说道。

“五分钟,你说说吧。”

“他说跟我做朋友够了。”

“哦,然后?”

“然后踹了我一脚走了。”

“嗯……然后?”

“然后?”

张新杰推了推差点掉落的眼镜。

都到如此了你还是不明白吗,为什么他一定要扮演这种角色不可呢?不行了,还有一分钟。

“队长,直接说了吧,叶修喜欢你。”

在收到韩文清一脸迷茫带着震惊地表情,张新杰非常满意地看了眼手表。

30秒,嗯,正好走回房睡觉。

这个结果就让叶修自己去收货吧,不过这样一来叶修欠了他一个人情啊,要想想怎么收回才好,嗯……这之前先睡觉吧。

 

“新杰!老韩看了吗!那个报道!”

张佳乐非常兴奋地跑来问张新杰。

“不知道。”

“诶,你不知道?不对啊,那老韩呢,哪呢?他是主角啊!”

“走了。”

“走了?去哪里啊,我就说这几天他似乎状态不太对,他难道生病了?”

“生病?”

张新杰看着眼前什么都不知道的张佳乐,笑了。

“嗯,病的挺严重的而且只能一个人看,不过你放心,等他回来吧,相信你的队长。”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我去,新杰你别对我笑啊!感觉像你要卖了我一样!”

“嗯?你会读心术了?你也要加入心脏组吗?”

“别玩我了张大师!!!”

果然玩心理的没一个好人!

张佳乐愤恨地想到。

不过,老韩到底去找谁了呢?

 

 

兴欣网吧。

“老大,他快成雪人了,你真不叫他上来啊。”

“包子你又开乱码了,现在下雪了吗?”

“这韩文清有毅力啊,站了快三小时了吧。”

“哼,活该。”

“……活该。”

“诶,莫凡你别苏沐橙说什么你就跟着说啊,你知道啊?”

“这个……前辈,真的不叫韩前辈上来吗?”

“让他去,我说野图BOSS你们不管啦!都给我回来看什么看!”

“哟,老叶,你别装镇定了,快下去见人一面吧。”

“是啊,这万一传出去我觉得我们会被霸图满门斩首啊。”

“什么!有人要抄家伙!”

“包子,你又没抓住重点!”

“好了!都闭嘴!”

陈果觉得现在是他这个老板出面的时候了。

“叶修,你出来。”

叶修跟个没事人一样拿着烟就跟着陈果出了门。

“咳咳,那个叶修啊……”

“行了,老板,我知道。”

“你们这……”

“我又不是准备让他站一天,我肯,霸图那些人知道也会杀了我吧,我只不过想这个家伙别是脑子一热过来的。”

“应该不是,如果你说报道的话,算他今天的时间,他应该是没看到的吧……”

陈果以为叶修说报道的事情,所以脑子算了算时间,不过韩文清应该也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唉,估计欠张新杰了,啧,那个家伙真不想欠。”

“啊?”

叶修没对陈果解释什么,而是摆摆手。

“老板,我去拯救韩文清去了。”

“哦,去吧。”

陈果呆呆回复了这两个字,不对啊,搞了半天,什么事情她还是没弄明白??

她赶紧回到房间跟着众人一样往楼下看去。

 

“怎么,准备在这里三天三夜不走了?”

“你觉得行就行。”

“我同意的话估计我命就没了吧?”

“叶修……你说得对,十年的朋友是够了。”

叶修听了这话烟一哆嗦就掉地上,怎么自己又想错了?

“不过下一个十年,可以以恋人的方式继续吗?”

叶修后悔了!刚刚失态了!读卡重来!

“如果哥我说不可以呢?”

“唔……那我也弄份报道,韩文清最喜欢的人是叶修?”

“卧槽,你行啊,老韩!你跟我玩战术是吧!”

叶修想难道那一脚把韩文清体内的某个因子踹醒了?

“那答案呢?”

“切,哥我才不要当小三,反正我排荣耀后面,不对!我前面还有个霸图!”

“荣耀?还不是因为那里面有你啊,还有我不也在兴欣后面?”

哼,想法跟我一样,行啊老韩。

叶修非常满意这个答案,他也不在乎这个,本来对于他们来说对荣耀的感情是放不下的。

“哟,老韩,你装可怜哄我呐!”

韩文清不说话了,他本来就不会说话,他现在就是等,等叶修的回复。

“行了,哥同意了,你就入赘我这里吧!”

“不,我们那里伙食好,叶修要不你来吧。”

“伙食好顶什么用,我们这里外卖也不错。”

“叶修!”

“干嘛!”

“考虑考虑?”

“不干!”

“……”

“……”

 

“老板娘,年轻真好啊。”

魏琛大概算是明白些什么,只能不住感叹年轻真好。

“嗯……”

陈果刚想再说什么,却看见苏沐橙似乎拿了什么,等等,这个好像是她刚刚出门买的炮仗?

等等,沐沐你想干嘛,你拿这个跑窗边干嘛?不!莫凡你还给她打火机??不不!沐沐这个不能点!

“卧槽!!你们快拦着沐沐!”

“卧槽妹子你冷静点!!!现在不是开大招的时候啊!”

“闪开!”

“沐沐!你冷静啊!”

“……我帮你扔!”

“方锐!拦着莫凡!”

“一帆!你去拿什么饮水桶啊!”

“卧槽!这叫什么事啊!!!”

“我不干了啦!!!”

 

“你们楼上干嘛这么吵。”

“谁知道,大概是BOSS抢到了开心着呢,这么说老韩,我觉得我们要好好谈谈上下问题。”

“上,你掰不过我。”

“滚吧,死宅男!”

“那就真刀真枪来一局吧。”

“行啊,荣耀去!”

“哼,走。”

“让你见识见识哥的厉害,我说你手冷么。”

“现在不冷了。”

“快谢谢我。”

“现在身体有点冷。”

“呵呵,给我撒手!臭流氓!”

“这辈子没这个打算了。”

韩文清紧紧握住了早就扣在一起的手,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十年,直到最后一个十年。

有你在就好。

 

 

完。

 

 

 

 


评论
热度(20)

© 我是一颗梨♪ | Powered by LOFTER